三文鱼之痛

亲爱的加拿大国民您好:

        眼看加拿大美丽的十月就要到来了,这让我想起了许多年前初次来到加拿大时一件难忘的往事。让我在此记述一下当时的状况和心情吧。

        同样是十月的一个周末,我在 PORT HOPE 镇观赏了著名的三文鱼回流的景观,我想你们对这种壮观的景像已经非常熟悉甚至可能已经熟视无睹了。而我,一个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游客,的确被那些三文鱼不屈不挠的精神深深地震撼了。

        成群的怀着孩子们的三文鱼逆流而上越过一道道激流险滩,经过艰难的长途跋涉,她们终于即将到达她们的终点——记忆中她们生命诞生的、让她们世世代代依恋的、延续她们自己和宗族生命的地方——准备生产她们的下一代。我作为一名游客,第一次目睹眼前的这种壮观的场面,我震惊了——为这些顽强的生命!

        然而,我这篇文章不是要赞颂她们的无畏、她们的艰辛。我只想说更让我震撼和不可理解的是那些成千上万条鱼儿,当她们肚子里装满待产的后代穿越激流险滩的时候,当她们在 岸边小憩的时候,当她们对岸上的人类毫无戒备的时候,当她们即将到达她们人生终点的时候却被岸边的人类轻而易举的用鱼钩钓上岸,用渔网捞上岸,被堂而皇之无所顾忌的捕杀了。鱼儿失去了她们的生命,也失去了延续后代的权利——在离她们毕生的目的地咫尺之遥的地方。

        我不太了解在西方文化薰陶下成长起来的加拿大人于这种事情的感受,我看到许许多多人们在钓鱼杀鱼却没有人制止,我不明白为什么这种事情在这里可以被允许。退一步说,即使加拿大为了人类自己的生存,允许杀害各种生物包括这种鱼类,我们也不能在这种特殊的时刻残害这种特殊状态下的生命。如果说鱼儿自己没有能力达到她生命的终点,那是大自然的选择,我们尊重自然我们无话可说;但此时此刻的屠杀是人为破坏了大自然的规律,人为地打断了她们生命的进程,完全是残忍而没有意义的。面对众多躺在岸上奄奄一息的鱼儿,我们人类情何以堪。

        以我的认知讲,我相信万物皆有灵,当然包括三文鱼。鱼儿是有灵性的,他们知道自己的祖辈们在这条或那条河里遭到过屠杀,她们古老而神秘的遗传基因里,会留下这种记忆,并且会在这个种群中传递,如果我们不能尽快阻止这种没有人性的杀戮,我相信不久的将来,这种三文鱼回流的场面会逐渐远离加拿大人的视野和生活。

        在中国,我目睹了太多伟大自然景观的消失,太多物种的毁灭。那是人们为了满足无度的贪欲而给自然带来的恶果。而在加拿大这样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度,我不想也看到这种类似的悲 剧发生。我不知道这篇建议是否符合加拿大的人文文化,也不知道能否为挽救一些历尽艰辛、 长途跋涉、为了繁衍自己的后代来到这里的三文鱼们。但无论如何请您——尊敬的媒体— —帮助呼吁:停止这种野蛮而冷酷的屠杀吧。

        新的一年,新的回流,六年过去了,我不知道是怎样的命运在等待着他们。

(注:很幸运这篇文章在当地的报刊发表了,我很感激他们。)